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每日签到| 邀请码|

成州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 《同谷川琐记·小城人物志》(3)袁文章(1916—199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9-24 22:5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袁文章(1916—1995



相对于那个时代因消息闭塞而导致的大多数在外读书工作之人在个人生活经历和政治面目上的模糊不清,甚至迷漓扑朔,袁文章的情况在今天的我们看来,其生命轨迹与人生线索反倒显得要清晰明亮一些。袁文章是我们贾氏家族的一个亲房女婿。——他的结发妻子是我四祖父的独生女儿;论辈份,我们该叫他姑父才对。但是,在我小时候的记忆中,我们这帮侄儿侄女,好象从来没有过这样一个姑父,而袁文章似乎也不曾有过我们这帮侄儿侄女。——这其中的缘由,说来话长。

前文我已说过,在北关厢,袁氏家族是个超大家族,远近亲疏几百口人,几乎都是同一个始祖。但是,我四祖父生前说,袁家在北关厢虽然人丁兴旺,家境富裕,但袁家祖上不很重视教育,所以培养出的读书人不是很多。我四祖父说,也就是到了袁文章的祖父这一辈,因他本人是前清落榜秀才,所以在孙子袁文章的教育上才肯出钱花气力,最终将袁文章培育成了这个家族史上的第一代读书人。

袁文章是民国五年(1916年)生人,与我的二姑大致同庚,或稍长一些。我二姑说,印象中,小时候的袁文章是一个生性腼腆、举止笨拙,多少有点孤僻自傲的男娃娃。但我的伯伯贾天运却回忆说,小时候的袁文章虽然看上去生性腼腆、文质彬彬,但关键时刻,却往往表现出过人的狡猾和智慧。比如有一次他们一行四人相约去偷梅李树园子的果子,当主人发现追赶过来时,他们三个都吓跑了,但没跑多远就被人抓住挨了两巴掌;而袁文章则没有跑,而是趁主人追赶另外几个孩子时,他顺势爬上树稍,借树的浓影将自己藏了起来,结果是他不但没有被打,还成功偷出来了一二十个梅子。

袁文章的启蒙教育是在东关小学——其旧址在今东大街盘旋路一带——完成的。史料记载,五四新文化运动以后的同谷川旧城,西学之风已经十分强劲。袁文章应该说是西学体制下培养教育出来的第二代或三代文化新人。也正因为如此,六年后,当袁文章的父亲决意将儿子送到天水继续接受新式教育,以图让他将来做一个教书先生时,性格倔强的袁文章对父亲的安排当时并未表示任何异议。

但是三年以后,也就是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当袁文章在天水——当时陇东南最大的城市——进一步增长知识、开阔视野后,他却一反常态,竟然在未征得父亲同意、也未向家中任何人透露口风的情况下,只身悄悄南下,去投报考他心目中的另一座圣殿学府——黄埔陆军军官学校——升造。

当然,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的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早已不是当年苏俄支持下的那所红色军官的摇篮了,而是一所为已经实现了南北统一的中华民国造就国防军后备军官的高等学府。——19岁的袁文章顺利通过考试,被编入骑兵科,按建校后的统一招生顺序,被称为第十一期学员。学制三年。

很多年后,当我亦逐渐成长成为一个接近18岁的热血青年时,我的四祖父曾问我,如果换上你,你也会去投考那个培养职业军人的武备学堂吗?我说,会的。我也会去投考黄埔军官学校,作一个为国争光青年军官!我的四祖父说,可是,袁文章的父亲不同意儿子的这一选择!——理由是,那是一条充满荆棘与旋涡的危险之路,它不但不能给袁家光宗耀祖,还可能给自己和家族招来杀身之祸!

一般说来,父亲的反对,通常情况下所采用的最直接、最有效、也最便捷的方法,就是断绝其经济援助,迫使儿子改变初衷,回到正确而安全的轨道上来。袁文章的父亲当年也正是这么谋划的。

然而我们知道,1930年代国民政府在南京及后来在成都接续创办的这所陆军军官学校,是一所全免费的国立军事院校。它的特殊地位和管理体制决定了它能使自己的学生在完全不倚赖家族经济援助的情况下,自主完成学业,并顺理成章成为一名国防军初级军官。袁文章此后三年的路径,基本上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史料记载,袁文章是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秋天毕业,并被正式任命为国防军中尉军官的。他所在的部队当时称之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一军,隶属由胡宗南任总司令的第34集团军,驻防陕西潼关。

今天我们找不到任何史料验证袁文章在部队的具体表现及作为究竟如何。但是,有史料证明,袁文章在入伍后的第二年,即1940年,其军衔已由最初的陆军中尉擢升陆军上尉,并在团里担当了作战参谋的职务。这至少或可证明,在最初的那段时间,青年袁文章肯定不是一个过于窝囊的下级军官。

很多年以后我一直在想,假如换上我是当初的袁文章,我会在那个军营里一直待下去吗,即使炮火连天,牺牲在所难免?——回答是:说不准。因为我们都是凡人。人性的弱点,在我们身上都有。袁文章的父亲,就是一个与我们有着太多相似之处的乡间绅士。——他痛下决心,跑到潼关,竭尽周折,将儿子生生从胡宗南的队伍里给叫了回来。那是1942年的春天,太平洋战争刚刚爆发几个月。

我不知道袁文章当年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但我想,对一个19岁就矢志从军报国的青年人来说,25岁就解甲归田,过普通农家的消闲日子,这无论如何不会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但也有人为这件事暗中窃喜。我的四祖父就是其中之一。——还在五年前,那时袁文章还远在南京读军官学校时,他的父亲就与我的四祖父私下达成默契,等儿子毕业一回来,就娶我四祖父的独生女儿作他们袁家的媳妇。我的四祖父坚持认为,袁家四公子袁文章是他理想中千里挑一的乘龙快婿。

一切都按照父亲和岳父事前早已谋划好了的程序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没有人去关心袁文章那会儿内心有何感受。——在父辈人眼里,一个25岁的小伙子,人生之路才刚开始,能有什么特殊感受呢!

三个月后,新婚不久的袁文章开始在家无缘无故砸盘子摔碗发脾气,甚至动手打了刚刚过门的媳妇。我的四祖父那年52岁,作为一个睿智而有经验的家长,他看出了自己女婿的病灶长在什么地方。

又三个月后,在我四祖父的一手斡旋下,袁文章第二次走进了军营。不过,袁文章这回进的不是国防军的军营,而是本县自卫队的军营。——袁文章委曲求全,干上了月薪仅10块大洋的自卫队教官。

1940年代的同谷川,在战区划分上虽然是比四川盆地还要远离战火的大后方。但是,在上级国民政府的统一要求下,同谷川也跟周边的大中城镇一样,用纳税人的钱组建了一支120人的国民自卫队。一位曾在自卫队服役多年,且与我十分相熟的老人后来告诉我说,1943年的同谷川国民自卫队,名义上是120人建制,3个战斗中队,但实际却只有90支枪。无枪的30人基本是政府的无偿劳工。

在如此一个既不正规,也无战事的准军事组织中当教官,袁文章当然不可能从中赢得太多人生乐趣。但这好歹也算一份公职啊,按我四祖父后来的说法,“教官,教官,大小也是个官嘛!”——我四祖父这话,无疑让当时26岁的袁文章想起来就苦笑不得。

好在,那时的袁文章还算一个适应能力极强的人。一年后,出于对他专业技术水准和管理能力的肯定与认可,当时的县长力排众议,破格将27岁的袁文章一次提升为国民自卫队副大队长,主管军事训练和日常防务;薪水由10元增加到40元。而恰恰也正是在这个期间,袁文章的两个儿子兴成、兴国,也先后降临于世,这无疑使我的四祖父在人前更有了夸耀女婿的资本。

接下来的三年,是中日战争最为胶着的历史岁月,也是袁文章人生经历中最为复杂多变的一段时光。这期间,据说他先是在驻防天水的陆军90军作过一阵副团长,接着又在徽县、礼县和秦安县的一些地方担任过乡镇长和县直科长。但这些经历的细节及其演变过程,如今都已很难细究了。

袁文章本质上是一个憨厚而注重情义的人。但袁文章给北关厢更多人留下的印象是威严而缺乏人情味。其实,这是人们对他性格特征缺乏近距离了解而产生的误传和误解。

首先,他对他的岳父,也就是我的四祖父及其一家,从来都是关怀备至而充满温馨敬意的。一个极具说服力的事实是,1948年,当我的正在做中共地下组织工作的伯伯贾天运遭受白色恐怖重压,随时可能被捕杀时,袁文章明知自己舅子的真实身份,却仍毫不犹豫地将一支手枪借给舅子用于防身。

其次,对他的结发妻子,也就是我的姑姑,袁文章直到晚年弥留之际,仍对她充满怀念之情。袁文章自己也说,他和他第一个妻子除因性格不合偶尔有过争执外,在他们共同生活的5个年头里,相敬如宾和相濡以沫的日子仍然占据主流。——袁文章的妻子病逝于1946年秋天,留下两个幼子,老大不足3岁,老二才刚刚1岁。

我姑姑的青春早逝——当时年仅24岁——对我的四祖父无疑是个致命打击。但接下来不到半年时间,我的四祖父却象给丧偶的儿子续妻一样,开始四处张罗,给袁文章物色续娶第二房太太。与此同时,犹将自己女儿留下的两个幼子由其乳母带到康县乡下去喂养;以至那两个叫兴成、兴国的孩子后来在一个叫窦家坪的村子长大,几乎变成了乳母的亲儿子。

袁文章的续妻是1948年秋季迎娶进门的。而那年冬天,袁文章也自礼县返回家乡,重新担任了自卫队大队长。很多年以后,我母亲回忆说,袁大队长续纳的那个妻子是一个地道的天水姑娘,皮肤白净,个头高挑,脸形和身段都几无可挑剔。更为重要的是,那是一个生命力超常蓬勃旺盛的女人。——1951至1954短短4年不到的时间里,她竟一鼓作气,为袁家大院生下了3个花蕾一般的儿女!

而与此同时,苦难与不幸也开始与这个女人如影相随,几乎伴其一生。

史料记载,袁文章是1954年10月以“历史反革命罪”被捕入狱的。刑期5年。需要说明的是,1950年代的刑事诉讼与今天的刑事诉讼有着巨大的区别,其中最为显著的区别,就是案件审理的不公开和非程序化。而这也正是造成我们今天无法对袁文章案情作更详尽深入了解的根本原因。——袁文章的劳动改造生涯,据说是在天山南麓一座专门种植葵花籽的劳教农场度过的,后来他还在那片土地上重新就了业。塔克拉玛干沙漠极端恶劣的气候条件和超强的劳作,无疑让袁文章没少吃苦头。

与袁文章失去人身自由的牢狱生活相比,他年轻的妻子和孩子的处境按说应该略好一些。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土地改革”之后袁家的生产资料本来就所剩无几,接踵而来的初级社、高级社,以及后来的人民公社化,则彻底剥夺了这个家族赖以生存的全部物质基础。

袁文章的妻子虽说不属于官宦出身的金枝玉叶,也非富豪人家的千金小姐,但突然降临的人祸和接续而来食物短缺,确实让这位初为人母的弱女子深感恐慌,且无计无力。万般无奈之下,她带着三个2—5岁不等的孩子投奔了娘家。然而娘家父母也是当时共产党新政权很不待见的那种被剥夺群体。再说,1950年代末期实施的城乡户口隔离制度,已从根本上断绝了他们母子重回故土的希望之路。不得已,母子4人又重新回到同谷川,在忍饥挨饿中苦苦期待着袁文章早日刑满归来。

9年过去了。在经历了共和国历史上最为恐怖的那场大饥荒之后,袁文章的妻子和她的3个孩子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而且个个长得精壮异常。——大饥荒过后那段为期很短的社会管理松动,让袁文章的妻子似乎又看到了生的希望。这年冬天,在娘家亲友朋辈的串掇周旋下,袁文章35岁的妻子和她的3个孩子终于举家迁回了天水,在南部郊区一个叫毛家庄的村子里重新落了户。



 楼主| 发表于 2013-9-24 22:5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2917864670 于 2013-10-8 19:33 编辑

袁文章是1965年春天应家族和老婆孩子的请求,从新疆辞职返回家乡的。时隔10年,这个苦难的家庭终于在古城天水重新团聚了,并且在三个月后将家重新迁回了同谷川。

但是,袁文章注定是个命运多舛的人。一家五口重新团聚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就戛然而止了。1969年,身居同谷川祖屋的袁文章被人揭发在家藏匿着一本“变天账”。一位曾经接触过这起案件的人很多年后告诉我说,其实也就是一份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房屋转让契约。袁文章因此而又被判了10年。

袁文章这次服刑的地点不是新疆,而是在地理位置上稍稍偏南的青海。但事实上,青海的劳改农场就生活条件而言,一点不比新疆好,而且那个时段又正处“文革”动乱,袁文章在青海的实际处境比新疆还要糟。以至当时有人预言:年逾50的袁文章,这回大概要葬身青海湖畔了。

毛家庄是一个距离天水市不到3公里的一个自然村。1970年代中期我在吕二沟公社插队劳动时,曾多次到过这个不足百户人家的回汉杂居村庄,也曾不止一次地见到过袁文章的妻子及其子女。印象中,袁文章的妻子那时已是一个身材高大健壮、性格外向开朗的乡村妇女,这同我母亲曾给我描述过的那个都市小家碧玉,几乎完全对不上号。我认为,那是苦难岁月留给这位伟大母亲的生命之痕。

袁文章的3个孩子也和他们的母亲一样健康、干练、神采飞扬。我记得他们中最小的是一个女儿,年龄与我大致相仿,当时也已十七八岁。我在内心曾为他们深深祝福,真主眷顾,他们终于成功地活过来了。

袁文章二次入狱服刑,在青海究竟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吞噬了多少人生屈辱,今天我们已经无从考证其细节了。我们只知道,在经历了如梦如厣的苦难岁月厉练后,这个命运多舛的人,并没有如一些人所预言的那样,将骨殖扔在遥远的青藏高原。——1979年秋天,63岁的袁文章在经受了其生命里程中三分之一时间的铁窗磨难后,又奇迹般地活着回到了他的故土同谷川。

1979年对共和国境内所有公民,都是其生命历程中的分水岭;而对历尽人间苦难的袁文章及其一家来说,则堪称一段全新生命历程的开始。——袁文章在二儿子兴国的陪伴下重新回到了毛家庄,回到了他日思夜想、梦寐以求的妻子和儿女身边,重新开始了他和妻子儿女共同的新生活。

袁文章病逝于1995年10月,享年79岁。身后留下了四男一女。他的长子兴成和次子兴国在他们完成了对自己乳母养育之恩的报答后,于1980年代末先后迁回了他们的故土北关厢。如今,他俩都已是年近七旬的老人了,但他们身体健康,儿孙满堂,生活得非常安宁幸福。因为他们赶上了好时代,没有人再无端找他们麻烦了。


                              (摘自贾玉民著《同谷川琐记》有删节)
              
本帖评分记录威望 金币 鲜花 收起 理由
远山浪人 + 6 + 10 + 1 原创好帖,期待更多这样的帖子!
总评分: 威望 + 6  金币 + 10  鲜花 + 1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57 天

[LV.7]专科生

发表于 2013-9-25 23: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不是那个特殊的年代,老人家兴许是一代将星!
全文真实可信,感人至深,是一个家族百年沧桑的真实写照,是成州历史上鲜为人知的的一枝奇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9-28 07:59:34 | 显示全部楼层

袁文章的人生应证着《古兰》的一句教诲:生命是造物主对人生的考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424 天

[LV.10]博士生

发表于 2013-9-28 17:5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幼儿园

发表于 2013-10-2 19:48:02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是造物主对人生的考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36 天

[LV.5]初中生

发表于 2018-8-3 21: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读了一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504 天

[LV.9]硕士生

发表于 2018-9-16 14:29:44 | 显示全部楼层
2917864670 发表于 2013-9-24 22:58
袁文章是1965年春天应家族和老婆孩子的请求,从新疆辞职返回家乡的。时隔10年,这个苦难的家庭终于在古城天 ...

这本书在哪里可以看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31 天

[LV.9]硕士生

发表于 2018-9-17 10:5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同上,求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36 天

[LV.5]初中生

发表于 2019-3-15 17: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了解了一下,这本书至今没有出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