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每日签到| 邀请码|

成州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 起点小说《独泣》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学前班

发表于 2017-12-28 10: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冬天来了,呼呼的西北风把一切都吹裂了,吹的大地崩开了一道道黑缝,就像暗夜里天空的闪电;吹的人们脸上、手上也都是口子,红丝丝地露出细肉来。
  真冷啊!保民蜷着腰步履蹒跚地把牲口拴在圈里,随手关了院门进的屋来,妻子秀丽在做晚饭,怀里抱着一个熟睡的男孩,一只手拉着风箱,锅里正冒着热气,灶膛的火光映在她的脸上。
  “啥饭“?保民伸手接过了妻子怀里的孩子,“呀!你看,又尿了,你不知道吗?这小东西“!“我怕惊醒他,老是哭,好不容易睡着“。“毛旦怎么还没回来,天快黑了”,“不知哪去了,拿了一个洋芋就跑了”。
  便不再说话,只有风箱的扑踏声和一明一暗的火光。
  一会儿,门忽地开了,裹进一团冷风,叫毛旦的小男孩回来了,身上的棉衣可能湿了,结着硬梆梆的冰,他站在灶台边直哆嗦,或许是冷还是怕?“死哪去了,把衣服弄成这样”?说着,保民从炕沿上跃起,怒不可遏地一脚踢在毛旦屁股上,砰的一声掉下一片薄冰来。秀丽忙着去拦,还是没拦住,“你看你,至于么”。
  毛旦被吓哭了,但不敢放声大哭,哽咽着:“二娃说沟里有鱼,他让我下去捞鱼,我不去,就把我推倒在河里了”。“没用的东西,冻死去”。毛旦这一哭,把炕上睡着的二旦也吵醒了,手脚乱蹬,哇哇地也哭个没完。秀丽只得停下手里的活去哄孩子,“别哭了,到被窝里去,晚上把衣服烤一下”。接着又把二旦抱在怀里摇着:小燕子,穿花衣
  年年春天来这里
  燕子说,这里的春天
  真美丽……
  (二)
  经过了一夜的严寒,河道的冰冻的更厚实了,马车在上面走着,挑水的人也在上面走着,踩不垮压不陷,都说是现成的洋灰路。洋灰路啥样?人们都没见过。
  虽然是冬天,可一些人们还是闲不住,习惯了干活,一闲下来就浑身不自在。有人将畜牲的粪便清理出来,用篓子往自家地里背,既暖和了身子又少了一点活计,反正迟早是要弄到地里的。也有一部分懒惰之人和几个光棍在墙根下打扑克,晒太阳。等玩到饭点才被老婆揪着耳朵拖回家去,那几个光棍就像看耍猴一样呵呵地笑着。
  下雪了,村子和山沟,还有树都被白色笼罩着,浑然一体。远处的乌鸦呱呱地叫着,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找不到可吃的东西。
  下雪了,毛旦就高兴了,用铁锨把雪堆起来,拍几下就像个大肚子了,再拍几下头也出来了,拍个大雪人让弟弟看。
  “二旦,二旦,你看像不像你”,
  “二旦,二旦,你看和你一样还有小鸡鸡呢”。二旦躺在妈妈怀里咯咯地笑了。
  毛旦高兴的不止这些,十二岁的年纪已经是个半大小子,可以跟着大人进山里套些野味了,什么野兔啦,野鸡啦。毛旦像猴子一样在雪地里钻来钻去,树枝掠过了他的头发,灌木刺划破了他的手背,毛旦全然不顾,如同一只小兽。
  保民把儿子带回来的野兔踩在脚下,用剪子从头上割开,然后抓住兔头,右手撕拉一下,一张兔皮就下来了,又一剪刀将内脏掏出,毛旦不敢看,害怕。
  屋子里飘起了肉香,好久没吃过肉了。
  “妈妈,我会不会变成三瓣嘴”?
  “瓜娃,怎么会呢”?
  “那二娃怎么是三瓣嘴呢”?
  “再胡叫,看我不揍你”。保民瞪了儿子一眼。
  套野味最拿手的要数二娃他爹全顺了,全顺只要一进山就没有空手回来过,要么是野兔,要么野鸡,土獾子,总能逮个一两只。炖熟了就叫上保民等几个好友一起喝酒,喝多了就哇哇地哭,众人劝不住,由他哭去。
  (三)
  全顺是个孤儿,是他爹根旺老汉在县城赶集时,从马车铺捡来的,当时根旺老汉也是一个人,由于腿有点跛,没人愿意给他说亲。就这样,屎一把尿一把地好不容易把全顺拉扯大,等到谈婚论嫁的时候,根旺老汉又托媒婆四处打听,张罗着给全顺娶媳妇,尽管媒婆说破了嘴,却始终没有人愿意把女儿嫁到这光棍家庭里来。
  眼看着村里的小伙子一个个都成家了,根旺老汉心急如焚,不能再让儿子走自己的路了,以至于整天把媳妇挂在嘴边,逢人便念叨。
  事有凑巧,一日中午,父子二人正在田间犁地,远远地望见二道沿的小路上走来一个人,看不出是谁来,只见衣服很破烂的样子。等走近一看,似个乞丐,像是个女的。
  “娃,你到哪里去”?根旺老汉小心地问,
  “俺叫小桃,是渭南的,家里母亲不在了,叫我去投奔亲戚去呢,没想到又迷了路”。女人说着差点哭出来。
  “好娃了,先吃点干粮,在家里歇歇脚,打听清楚了再赶路不迟”。
  “那就谢谢大叔了”,女人犹豫了一下,顺手理了理头巾。
  从此小桃就在全顺家里住下了,虽然长相一般,却是把干活的好手,洗衣做饭,喂猪添草,把家里拾掇得井井有条。父子俩人回家再也不能不洗手就抓馍吃了,也不能光着身子在屋檐下冲凉了,一切都不自然了。
  村里的一些人知道了这事后,稀奇地想看个究竟,总是有事没事地往根旺老汉院子跑,不是借锄头就是借簸箕。小桃也不躲避,招呼着人们进屋。
  三五天后人们便不再稀罕了,只要遇上根旺老汉就拿话调侃:“你个老家伙好时气,艳福不浅么,哈哈哈“。
  “别胡扯淡,人家娃寻亲哩”。
  “寻的不就是你么,哈哈,全顺的媳妇不愁喽”。
  “寻亲哩”!
  落日的余晖再一次的打在根旺老汉的脸上,这是一张饱受磨难的脸,这是一张拥有无数条皱纹的脸,如今,脸,不要了。
  (四)
  根旺老汉有了心事,农活也干不顺手了,锄头落在豆苗上,劈死了五六棵,要是在平日,不小心伤到一棵,都会立刻蹲下身来往根部拢拢土。
  该怎么和小桃说呢?人家愿不愿意呢?唉!根旺老汉叹口气,狠狠地把锄头杵入泥土中。
  太阳火辣辣地照在他瘦弱的身躯上,映出一个锅盖大小的黑影。田埂上有两条狗摇头摆尾互相舔着,甚是亲热。便顺手操起一团土块掷去,打在了其中一只狗头上,狗仁的一声逃了。
  “大,吃饭了”,这时全顺拎着锄头向地里走来,身后小桃手里提着饭罐。多么般配啊!根旺老汉心里怔怔地想着。
  “叔,吃饭了”,“哦,哎,哎”,他回过神来,仔细地打量着两个孩子。
  “闺女,叔跟你说个事情”,停顿了一下,
  “闺女,你觉得全顺娃人咋样”?
  “大,我去添草了“,全顺有点害羞地走开了。
  “好着呢”,小桃也低下了头。
  “那是个这,叔和你说,你寻的亲戚也没个下落,要不和全顺娃一块成个家吧”。根旺老汉磕了磕旱烟锅,迸出几粒火星。
  “就听叔的”,小桃双手绞着衣襟,羞的抬不起头来了。
  (五)
  根旺老汉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走路在笑,干活在笑,连睡着了都是笑的,灰扑扑的老脸成了一朵盛开的菊花。
  离订下的日子不远了,根旺老汉卖掉了两只羊,在集上扯了六尺棉布,给两个娃每人做了一件新衣服。又和儿子全顺上山砍回一些柳条,把房背的一间半牛圈隔起来,自己占用一间,牲畜占用半间。前面的两间厦房留给全顺作新房。
  小桃也不闲着,取出扣箱里的废布头,用浆糊粘拼起来,给父子俩和自己各做了一双新鞋。
  一切准备妥当了,结婚的日子也来了。
  根旺老汉没有啥亲戚,请了全村的男女老少,帮忙杀猪宰羊,端饭递水,好不热闹。
  “新娘出来了,快看”,几个小崽子嚷嚷着。
  “吭吭,大家不要说话了,开始拜天地”,满贵的声音浑厚而又响亮,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
  “根旺哥,坐中间来,下面开始了啊,咳,那娃,别吃了,饿死鬼投胎”,正在啃骨头的小孩用黑乎乎的手捂住了嘴巴。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
  一切又归于平静,总算了却一桩心事,根旺老汉躺在充满畜牲粪便味的土炕上想着心事,过个几年再添一两个碎娃就热闹喽...
  “全顺,我今儿好看不”?
  “恩,好看的很,是咱村里最好看的”。
  “那你对我好不”?
  “哪能不好呢,你是我婆娘哩”。
  “就你嘴甜...天,啊呀,慢...点”...
  “小兔崽子”,根旺老汉心里骂一句,蒙头睡着了,涎水湿了半边枕头。
  (六)
  沟里的冰还没有完全融化,却与土石有了明显的分界线,水流在下面咕噜噜地流过,就像打着一只羊皮鼓。坡上的草芽儿刚刚从土里钻出来,柔弱地瞧着这个世界,新的生命又开始了。
  小桃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渐渐的干不了农活了,做不了饭了,扫不了地了,连走道也得挺着腰了。
  根旺老汉整天乐癫癫的,“憨娃,还真行”,
  “给你媳妇扶着点”,
  “快,给你媳妇端饭去”,
  “不用,我自个儿去”。看着跑前跑后的男人,小桃心里比吃了糖还甜。
  然而命运总是这么无情,幸福生活才刚刚开始,就在一个月后的夜晚结束了,全家又陷入痛苦之中。
  接连下了几天的雨,天空阴的厉害,厚厚的云层黑压压地笼罩在村庄的上空,几只乌鸦在树梢烦躁地叫着,预示将有不吉祥的事情发生。
  晚上,小桃咽下最后一口饭,忽然感觉肚子疼的厉害,“快,要生了,叫大去”,“大,小桃要生了”,全顺朝房背喊着。
  “快,叫你王大娘来”,根旺老汉急得在地上团团转,“闺女,挺住啊”。
  王大娘无儿无女,在年轻时救了个受伤的红军,伤好后俩人就相爱了,红军怕爱人伤心,就不辞而别,把一颗五角星压在了枕头底下。大娘伤心欲绝,再不提亲,至今那颗五角星还一直保存着。
  “快,赶紧准备热水”,“哎”,全顺忙烧水去了。
  “热水来了”,“哎,放炕上,出去,你看啥”。见小桃疼的浑身是汗,全顺心里难受极了。
  天又开始下雨了,根旺老汉的心里更加烦躁了,再下的话牛圈怕快塌了,村里这几天已经塌了好多房子。“怎么还没生下来呢,老天保佑啊”,雨水从房檐窜下来,崩出一个个水泡。
  “全顺,拿剪刀来,再端点热水”,屋里大娘急切地呼唤着。
  “小桃,小桃”,全顺担心地叫着,看着老婆湿漉漉的头发。
  “哇,哇,是个男娃,他爹”,根旺老汉高兴的差点叫出来。
  “小桃,小桃,醒醒,看看你的娃”,
  “小桃,醒醒,小桃,小桃……”,
  “小桃哇...小桃...老天爷呀...”,
  “可怜的闺女呀,你怎么就去了,老天爷呀...”
  哭声传出很远很远,天空中一道闪电,雨下的更大了。
  (七)
  村子东头是小桃的坟,一抔黄土,一棵小树,没掉落的纸幡在风中烈烈作响...
  虽然人死了,但是活人还得继续活着。
  根旺老汉是在三天后,才发现狗娃的嘴是兔嘴,进不去食,喂的米汤都漏出来了,饿的嗷嗷叫,愁的老汉四处求人想办法。有人说,要不拿个细管子插嘴里,大人往管子里吐...也有人说,那要到大医院动刀子才能好。动刀子,好不容易有个娃,再出现意外可咋办。
  全顺是坚决不会让狗娃动刀子的。他找来一根细的塑料管子,自己含着米汤慢慢地送到狗娃的嘴里。没想到,还真管用,狗娃的猴咙动了,小嘴砸巴着...
  最难的日子终于过去了,狗娃会爬了,爬着爬着会走了,张着露风的小嘴“发发,发发”地叫着,可依旧面黄肌瘦,根旺老汉疼在心里,看看自己乱糟糟的家,除了祖上留下的二亩薄地,还有啥办法呢?更何况又添了两个人,唉!
  “大,要不我跟宽喜他们去小窑上”,小窑是出碳的,就是现在的小煤矿,那时没有炸药,全靠人工用錾子一锤一锤往下砸,由于煤层极低,危险系数很大,一般人是不愿意去的。
  “胡说,趁早死了这份心,那是阎王殿”,根旺老汉扯着脖子喊。
  其实,根旺老汉心里很清楚,必须的想个办法,不然靠这点薄地,迟早要饿死。沟里的青蛙呱呱地又开始叫着,月亮淡淡的挂在天上。忽然,心里有了一个念头:自己去小窑。
  根旺老汉是同宽喜一起走的。
  (八)
  宽喜和保民是连襟,秀丽怀上毛旦的时候,干不了活,宽喜一有时间就帮助保民干些地里的活,拔草,播种,收割等。秀丽看在眼里,觉得过意不去。
  吃饭的时候,就对宽喜说:“姐看你是个好娃,给你介绍个媳妇咋样”?宽喜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
  “大小伙子了,还害羞呢”,呵呵。
  “这事就这么定了”,说完,挺着大肚子去了宽喜家。
  就这样,秀丽把自己唯一的妹妹秀娟嫁给了宽喜。
  他们走了快一个月了,不见得有任何音信。
  天空湛蓝湛蓝的,没有一丝风,太阳暖暖地照着大地,人们正在地里专心地锄草,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阵隐隐约约的哭声,接着有马蹄声,人们停下手里的活计,朝发声的地方张望着,近了,是一辆马车,小汪子正坐在马车上“大呀,大呀”的哭喊着,“唉,小窑上又出事了”,人们叹息着。
  全顺也听见了哭声,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连忙飞奔过去,问:“小汪子,俺大呢”?
  “哇,你大被埋在里头了,还没找见”。
  “大呀,你命好苦呀”。全顺顿时泪如泉涌。
  “你丢下我们俩个娃咋办呀”?
  “大呀...”
  村里又多了两座新坟,根旺老汉是两天后被人挖出来的,早已经咽气了,嘴角淌着血,脸黑如碳。
  从此,狗娃改名叫二娃。
本帖评分记录威望 鲜花 收起 理由
远山浪人 + 5 + 1 原创好帖,期待更多这样的帖子!
总评分: 威望 + 5  鲜花 + 1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学前班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8 19:4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人写作,欢迎打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491 天

[LV.9]硕士生

发表于 2017-12-31 14:5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作品,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785 天

[LV.10]博士生

发表于 2018-1-15 10: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加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8 10:0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272 天

[LV.10]博士生

发表于 2018-1-30 10:4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朴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初中生

发表于 2018-2-9 11: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朴实无华,文采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