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每日签到| 邀请码|

成州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 在鬼路上行走的岁月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 天

[LV.1]托儿所

发表于 2018-2-10 22: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说】静言||在鬼路上行走的岁月

原创2017-01-16静言西域文学


  这条路上的几处危险地带,就像人生的生死之界线,每经一处,与之交量的,不光是躯壳,还有心理的垂死挣扎!——题记




有一段时间,非常佩服蒲松龄老先生的胆力过人,竟然能在妖魔鬼怪的世界里游戏,意乱情迷,想必他老人家和鬼狐有着非常深厚的渊源,因为这一点我深有体会。

我家住在一个小山村,全村不到二十户人家。从村里到镇上有八里多路程,中间隔着个王庄,从王庄到我们村的这三里路方圆,没有人烟,非常古清。说它古,有几个原由:一是出了村行至不远,路边的山上有一片没有长树的山崖,叫白石遛,人们说那上面有飞鬼,到了深夜,上面狂风大作、飞沙走石、鬼哭狼嚎,飞鬼把过路的行人捉到山上摔死,死了的人又变成飞鬼出来害人;离白石遛不远的山脚下坐落着一个坟堆一样的大白石头,听说晚上十二点钟,出来一个白公鸡站在上面叫鸣;再走一段就是著名的“万儿坟”了,何谓万儿坟呢,就是专门扔死娃娃的地方,据说死了的孩子是不能埋在土里的,扔在荒角野外叫野物吃掉,否则以后生下孩子还得死;过了万儿坟不远就是凉水泉了,按说,凉水泉很正常的,但是却有人在那里见过一个头发很长的白衣女人,这就增添了它的恐怖感。

我孤身一人在这条古道上走了整整三年,确切地说是三个冬天的黑夜,因为春、夏、秋一般都是白天,当时,我只有十五六岁。那时的我家,是让人痛彻心扉的贫穷,穷到连一个电子表都买不起的地步,早上上学,一般按鸡叫估计时间,比如鸡叫头遍大概是四点,二遍大概五点,三遍也就六点多了,就可以上学了。我们村里一共三个初中生,另外两个是男生,那时的男女是很少说话的,后来他两有了自行车,就更不用说一起走了。按鸡叫估时间,出错的时候很多,有时凌晨一两点鸡就叫了,虽说鸡叫一声路上无阴人,当然村里鸡鸣犬吠的不用那么害怕,可出了村听不到鸡叫狗咬,还是一阵阵胆战心惊,那个年头,净听的是老人们说的鬼故事,更何况在人们谈鬼色变的鬼路上行走?至今都佩服自己当年那来那么大的勇气。

经过白石遛时,我似乎听见山上鬼的哭声,无法控制地想起飞鬼的事情,虽然没有飞鬼捉人的真实事件,却有姑爷撞鬼的事实:五几年的一天深夜,姑爷一人路过次地时,与一个老婆婆擦肩而过,彼此没有说话。那个老婆婆穿着一身大襟衣服,缠着裹脚,脑后挽着一个发髻,模样像邻村引儿子他妈,走过了,姑爷突然想起引儿妈不是过世了吗?这一惊非同小可,姑爷当时就浑身瘫软了,尿了一裤裆,回去大病了一场,过了几年,姑爷还是过早地过世了。我也害怕和姑爷一样的遭遇,于是我就大声唱歌,企图给路上的阴人提个醒,以免双方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尴尬地碰上,尽管唱的连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歌。

白公鸡不比其它那么可怕,但我还是不敢朝白石头上看,也不敢看后面,老是感觉后面跟着个阴人。

“万儿坟”倒是有人亲眼见过历害的,村里有个年轻人说他一次在那儿看见一帮小孩子在河里跷水,他一下子头发竖起来了,赶紧用手捋了几把头发,小孩子突地不见了。对于他的话我始终有怀疑,因为我问他可曾听到有小孩子跷水的声音,他吱吱唔唔回答不上来,也许是害怕地忘了听吧。但王庄建红的爸爸可是被迷魂子迷倒在地,口里鼻子里全是土,正在万分危急时被同村的一个人发现了,把他叫醒了,问他,说是被一些小孩压住,往口里鼻子里填土。建红爸到现在还活的旺旺的,前些年他家开了个磨坊,我去磨面时问过,他说确有此事。

至于那个凉水泉吧,是白庄的一个叫白爷的人遇见的。白爷年轻时,风流倜傥,而且习得一身拳脚,还会点法术,艺高人胆大。一天深夜,路过次地,看见一个窈窕的白衣女子走在他前面,那女子的头发一直垂到臀下,光是背影就如此迷人,不知面容如何?一是冲动,他几步跨到根前,那女子猛一回头,差点把白爷吓个半死。女子面色苍白,七窍流血,舌头吊到胸前,辛亏白爷手脚麻利,他连挽了三个绝窍,那女子一下就不见了。白爷常说,走到那儿觉着害怕,没法术了抹一下头发也行,头发起电,有杀气,避邪,可那只是对男人而言,女人和小孩是不行的,因为男人阳气重,杀气硬。他的话我深信不疑,他给过我显摆过一些挽法的手势,当时只觉的好玩,也没当回事,倒是他教的一套擒拿术,却吸引过我,也曾练习过,只是当练着玩的,没有多少功力。


这一路上的几处恐怖地带,就像死亡之界线,每经一处,与之较量的,不光是躯壳,还有心理上的垂死挣扎。在这么多证据确凿的事实面前,我所面临着姑爷、建红爸、白爷他们所面临的一切,我害怕突然遇上它们时,我该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惨状。可比起他们来,我辛运多了。不知是上天眷顾我一个弱女子,还是那些所谓的鬼怪可怜我,还是我的勇气同时战胜了邪恶与心魔,总之,在我上初中的三年中,我却什么也没遇到过。倒是在朗朗白日,却遇过两次比遇到鬼更可怕的事。

还是在那条路上。一次是十五六岁时,下午放学,是夏天吧,那时我特别用功,一边走一边背书。走到一个拐弯处,突然从坎上跳下一个人,大概十七八岁吧,他喜皮笑脸地动手动脚,嘴里说着脏话。我一蹲顺手从地上摸了个石头,举的老高,板着脸说:你要过来我就砸死你!那人一下愣在那儿,我走过好远,丢了石块,还朝他唾了口唾沫。这个人也许才是个孩子,还胆小吧。我二十二岁时,这条路的中间也就是万儿坟那儿,一个姓高的陕西人建了一个石灰窑,有了这个石灰窑,这条路不那么古清了。那年我在王庄学裁缝,一天下午回家,刚好走到石灰窑后面,叫轳柱坪,当时天刚麻下,还没黑,后面急怱怱的赶来一个人,远远地看着像弟弟,就放慢脚步。走近看不是,我就走我的,没想那人走近我就抱我,而且一身酒气,和他博斗时,我学的什么擒拿根本用不上,几下就被他放倒在地,但我却头脑很清楚,知道爬起来还会被放倒的,于是顺地两滚,滚下一道五尺多高的坎,坎下是刚出来的麦苗。那人以为我摔坏了,愣在那儿,我趁机爬起来就往前跑。那人马上跳下来就追。我跑到地边,傻眼了,眼前两丈多高的坎啊!坎下就是石灰窑了,几个工人歇工了,在房子里说话,我大喊救命,他们没听见。眼看那人就追到我跟前,我看见下面立着一些玉米草,眼一闭就跳了下去,跳在玉米草里,一下子钻不出来,但我的救命声却没停过,刚钻出玉米草,那个人也跳下来了,就在这时,姓高的包工头出来了,接着又出来几个人,那个坏人才逃走了。也算是我命大吧,不敢想像如果坎下没有玉米草,将是怎样一个下场?

这些事到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也在心中留下难以抹去的阴影。人到中年,才多少有点明白,读书时黑天黑地走的时候咋没碰到这些坏人呢?也许是恶人也怕鬼吧,也许正是那些所谓的鬼才无形中保护了我,原来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人,而不是鬼。我也理解了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现在,我有时把我的这些经历讲给自己的孩子们听,希望他们能和我一样勇敢,临危不乱,但却使他们从小胆小如鼠,天一黑连大门都不敢出。我也不敢给他们一个这样锻炼的环境,我希望他们远离黑暗、危险,生活在一片安全的光明地带。



作者简介:巩巧明,成县黄渚人,笔名:静言。








本帖评分记录威望 鲜花 收起 理由
远山浪人 + 5 + 1 原创好帖,期待更多这样的帖子!
总评分: 威望 + 5  鲜花 + 1 

签到天数: 567 天

[LV.9]硕士生

发表于 2018-2-13 09:4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 天

[LV.1]托儿所

发表于 2018-2-13 20:5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看了半天才看完    你啊胆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签到天数: 2 天

[LV.1]托儿所

发表于 2018-2-13 21:2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挺顺溜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076 天

[LV.10]博士生

发表于 2018-2-27 12: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鬼写妖,高人一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 天

[LV.1]托儿所

 楼主| 发表于 2018-2-28 12:32: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远山浪人 发表于 2018-2-27 12:25
写鬼写妖,高人一等,

谢谢大家的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60 天

[LV.7]专科生

发表于 2018-3-7 08:5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