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每日签到| 邀请码|

成州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 乡村趣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9 17:4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乡村趣事之一《法倌起雨》
作文:半个文人      
        
       自从收割完小麦之后,天就没下过雨了,已经有一月多了,泉水仅够人畜饮用,关键是苦了这片土地,干旱的裂开了大口子,看着都瘆人,村民们心急如焚,趁着三伏天犁地熟土呢,土地没法翻耕,硬邦邦的耕不动,这可如何是好,影响下一季的下种和收成。
        西和这片土地,历来都是靠天吃饭,风调雨顺才能保障庄稼的收成,可惜天公就是不做美,一点雨都不下,茶余饭后,村民们谈论最多的,也是最担心和忧虑的,就是干旱带来的困惑和忧愁,压的村民们喘不过气来,靠土地为生的人们,多么希望下一场及时雨,生活就有个盼头了。
        这个时候,有一支队伍活跃了起来,就是法倌们(巫师靠讲迷信维持生计的人),说起法倌历来已久了,存在于偏僻落后的农村,他们大多都是头脑灵活好吃懒做,想点法子动点脑筋挣钱养家,说白了就是骗吃骗喝,骗的你心服口服深信不疑。
        村子里要是谁头疼脑热了,叫他们搪达一下,请神送神,上柱香烧点纸,嘴里念念有词,做着夸张的动作,拧着手指头,索性碰巧就给你搪达好了,要是谁的手指头割破了,他们端一碗凉水对准伤口喷几口,还能止血,怪就怪在这里,神奇就在这里。
        在农村里,除了当干部当工人当教师的,村医和法倌一样受人尊重,至少轻易不敢得罪法倌们,他们指头一指,说不定你就会摊上事,传说是这样的,小到被蜜蜂蜇了被蛇惊吓了,大到遇上其它好多不顺心的事,都的找他们搪达,这就是法倌们存在的土壤和道理,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人们才信的深入骨髓。
        二爷庙梁上的锣声噹噹噹的响了起来,节奏有点乱,但是特别有力,聚集了方圆好几个村子的村民,都来看热闹,天刚刚黑,月亮特别圆,天也特别蓝,因为是三伏天,特别燥热,蚊子时不时的光顾,咬的几个村民喊爹骂娘的,法倌们在组织跳雨(降雨),这已经是第三天了,没有一点下雨的迹象。
        跳雨(降雨)的场面相当火爆,热闹非凡空前绝后,你方演罢我方登场,几个村子的法倌们轮流表演着,头上扎着红布条,腰里绑着麻绳,光着脚丫子,扭来载去,手舞足蹈,嘴里念念有词,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反正就是听不懂他们的话语是啥。
        这不明显是在忽悠人吗,可是没人敢质疑,就是质疑也是默默偷偷地在心里,谁也不敢轻易说出来,因为人们对神都是顶礼膜拜虔诚的,就在跳雨(降雨)活动进行到高潮的时候,李家沟的李法倌放了一个响屁,还特别臭,可能是太投入跳累了,没控制住,出了这么一个洋相。
        站在旁边看热闹的二杆子(外号冷怂-说话做事不过脑子),后坝里的毛二牛不依不饶了,直接问李法倌,你到底是人还是神啊,怎么神还放响屁臭的熏死人了,村民们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李法倌尴尬至极,脸刷地红了,怯怯地解释说,我晚饭吃的荞茬面,肚子有点胀,放个臭屁是正常的。
        李法倌幽怨的怪怨毛二牛,你突然这么一打扰,差点误了大事,神在我放屁的节骨眼上,临走时告诉我一再扎复我说,今夜傍天明间要下大雨,听李法倌这么一补充,似乎又严肃了起来,人们幻想着这是神的旨意,时间也是凌晨一点了,看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这雨从那里来,不免让人失望。
        跳雨(降雨)的活动结束了,法官们各自回家了,村民们也都各自回家了,毛二牛因为当众顶撞李法倌占了上风,洋洋得意,激动的高兴的睡不着,躺在炕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尿憋急了去上茅坑,推开门一看,蓝天不见了,白云不见了,月亮不见了,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一泡尿还没撒完呢,雨点就落在了身上,等了一个多月了,这就是村民们想要的结果,毛二牛这时心里发毛了,他不顾及下雨的好处,而是担心顶撞李法倌的后果,万一神找他麻烦了怎么办,赶紧找出香和纸敬神,跪下磕了三个响头方才心安。
        雨是越来越大,电闪雷鸣的,下了个通透,谁都没想到被李法倌说准了,肯定是大多数人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的,这一场雨,被证明法倌们还是有本事的,尤其毛二牛深信不疑,佩服的五体投地,天亮了,雨也停了,农家院子的雨水,都淹没脚后跟了,见证了跳雨的神奇。
        以李法倌为首的法倌们,洋洋得意了,他们的本事被超前的放大,骗吃骗喝更加有资本了,走路都迈着八字步,指望他们搪达看病的人就更多了,不管给谁家搪达看病,免不了杀一只公鸡招待他们,吃百家吃千家的,十里八村的乡亲们把他们养着。
        法倌们到底有没有真本事,除了冷怂毛二牛怀疑过,还有刺儿坪的老王老师不相信,老王老师读过师范,当了一辈子老师了,是方圆几十里最受人尊重的人,他教过的学生有几个考上了大学,天文地理他都懂,气象这一块也知道不少,所以他不相信搞迷信的。
        跳雨过后不久,王老师抽了个空闲时间,专门去找李法倌,李法倌那是笑脸相迎,生了一盆炭火,取了几个家里刚蒸熟的花卷馍馍让王老师吃,拿出别人送的红奔马香烟招待王老师,因为李法倌心里有数,真正的有本事的人到家里来串门,那是他李法倌的荣幸。
        罐罐茶煮好了,倒了一盅双手端着敬给了王老师,王老师客气地说,他李爸你喝你喝,我的也煮开了,李法倌虔诚卑微地说,这是人家送我的云南新茶,你尝尝这茶咋样,王老师也就不好推辞了,双手接住喝了一口,眯缝着眼睛说,好茶好茶啊,这云南茶比川茶好喝多了。
        茶喝着,闲话谝着,王老师突击性地问李法官,你小儿子读高三了,学习咋样,能考上大学吗,李法倌垂头丧气地说,这孩子学习不好,跟县城里的死狗二流子混到一起了,对什么太空霹雳舞热心地很,整天游手好闲,在舞厅跳舞不务正业,把人都快愁死了,等高中混完了,回家种地好了。
        王老师故作正经地调侃说,他李爸你跳雨降雨的本事都有呢,给神说一下,让神给你儿子弄个大学读一下,毕业了当个干部,你就可以享清福了,李法倌脸刷地一下就红了,羞愧地说,老哥你就不要埋汰我了,我哪有那本事,如果有那本事我早就当干部了,还种这几亩土地干啥呢,累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王老师接着说,那你跳雨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你本事大着呢,李法倌实在憋不住了,低声下气地说,老哥跳雨那是装神弄鬼的,其实我啥本事也没有,没有挣钱的门路,通过日常生活中总结的经验,想个法子派上用场弄几个钱花而已。
        比如说这跳雨吧,其实没有啥神的旨意,我主要依据三个方面的判断,一是家里水缸外面底部有水珠了,二是做饭的铁锅锅底锅火煤着了,三是门前沟里天晴时顺沟拉烟,如果要下雨了,烟就逆向而拉,依据这三点,准的很百分之九十九的情况下都会下雨。
        王老师惊讶地说,原来如此啊,我还以为你有啥呼风唤雨的真本事呢,李法倌唯唯诺诺地说,老哥我给你掏心窝子露底了,希望你不要说出去,替我保守这个秘密,要不然我就一包烟一斤茶叶都混不到了,王老师说我心里有数,希望你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李法倌拍着胸脯说,老哥你放心,虽然我是搞迷信的,但是我有底线,有良心有善心,都是给别人办好事,不会去做害人的事情的,等儿子高中毕业了,就给他说个媳妇,任务完成了,责任尽到了,我也就洗手不干了,好好种几亩地,抱抱孙子,也就一辈子过去了。
        随着读书人越来越多,科学气象知识普及丰富了,法倌这一带有迷信色彩的职业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每当想起跳雨时李法倌和毛二牛的对话,又滑稽又搞笑,又诙谐又幽默,在那泛白的时代,农村生活极其单调,这即使搞迷信活动,也是一项娱乐活动,曾经点缀我们的生活。

2018.11.11/18:25写于苏州

乡村趣事之二《灵验神婆》
作文:半个文人

        世上好多的事,都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之中,科学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的,我们笼统地给它下个定义,称之为迷信,不过这迷信,有时候挺神奇的,能帮人治病,还能帮人解忧,所以有人从事这项工作,就有人慕名而来找她们,求她们答疑释惑,治病救人,在乡间盛行。
        台子上的醋客家盖了新房,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生意十分兴隆,每天来罐醋的人,踏破了门槛,凭靠搭醋这门手艺,生活条件明显比别人强好多,两个儿媳妇也娶进门了,孙子孙女一大类,活蹦乱跳的,女儿也出嫁了,找的对象是老师,这样的家庭,着实让人羡慕。
        谁也想不到的是,醋客家的二儿媳妇得了一种怪病,左小腿流脓不止,村医看了无数次了,一点没有效果,乡卫生院也看过,还是没有效果,在县医院里住院治疗了一段时间,收效甚微,没有好转的迹象,一家人愁的不知所措,真的是愁死人了
        俗话说,再好的家庭,也经不住一个病人的折腾,花钱多少就不说了,人还活受罪,几万元钱白撂了,中药西药用遍了,内服的外贴外摸的,什么颗粒什么胶囊,狗皮膏药之类的,光吃过了的中药药渣和西药瓶子,能拉满一三轮车,也用了好多偏方,就是没有把腿治好。
        真的是病急乱投医,走投无路之际,把希望寄托在了神婆戚老太身上,戚老太在方圆几十里也是名人,靠讲迷信为生,好多事情都被她说中,所以小有名气,甚至外地人都开车来找她指点迷津,问不明的心思和困惑的人生,基本上都被她说中,所以名不虚传。
        醋客准备了几样礼品,一包茶叶一包奶粉,顺便带了自家酿制的两瓶子醋,登门拜访神婆戚老太,戚老太一看醋客拿的这么好的礼品,那是笑的合不拢嘴,一般人来拜访也就拿四个花卷或者一捆麻花,没想到醋客这么出手大方,知道肯定有要事所求。
        醋客说明了来意,戚老太客气地说,你来就来吧,还拿这么多的礼品,村里村外的,乡里乡亲的,多不好意思,戚老太说,他醋客爸这火盆炭火旺的很,你先喝罐茶,这事不急,也急不得,等你喝罐茶了,我就给你问神,神比我们人明白,它会给你指明治疗方向和方法的。
        戚老太边说话边做事,先是倒了一碗热水,把手洗干净,然后准备好了香蜡纸,把茶罐洗了一下,给神煮了一罐茶,点燃了一柱香插在八仙桌上的香炉里,点燃了两支蜡放在蜡台上,烧了几张纸请神,显得很虔诚的样子,像模像样的真的似的。
        一切准备就绪,戚老太说他醋客爸,你把手洗一下,准备给神敬茶,因为你要求神,神要给你办事,这事必须得你亲自来做,醋客也是一个灵活的人,一点就通,马上照办,上了一柱香,把茶倒好双手端着恭敬地放在了八仙桌上,并且给神下跪磕了一个头。
        戚老太看时机成熟,坐在八仙桌上开始念念有词,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要来临,人灵灵鬼灵灵你是那里来的害人精,戚老太眉色飞舞,嘴唇抖动,全身抽搐,踏脚拌手,额角的汗珠滚动了下来,开始变得语无伦次,就象周杰伦的说唱,让人听的不大明白。
        这样持续了好久,戚老太发话了,东方的神西方的神管球它啥地方的神,天上的神地上的神空中的神,到底醋客儿媳妇的腿是谁害的,你们众神发力排查一下,神在天上游,鬼在空中飘,人在地上走,看谁害得来,赶紧说出来,要不然就没人相信你了,天灵灵地灵灵……
        戚老太感觉火候差不多了,气氛酝酿的也差不多了,憋不住了替神发话了,说你家骑着一只白虎,你们是普通老百姓,降不住,没那造化,没那星宿,早晚会出人命的,人家武松打虎骑虎呢,那是英雄好汉,大富大贵人家才能镇的住,比如张飞关公赵子龙等莽汉们。
        醋客听的云里雾里,心里想着生平连骡子马都不敢骑,关键是到那里骑虎去,猫都被老鼠药毒死光了,很少见到,戚老太看出了醋客的困惑,心里灵机一动,强调补充说,这是神的寓意,我替神给你传达了,你好好悟一下,对你有好处的。
        戚老太看醋客不开窍,于是把神秘的东西通俗化了来讲,说的有板有眼,说事实是你家宅基地骑着白虎,意思就是你家打院墙的时候,把磨刀石埋在墙角里面了,混为普通的石头,那怎么行,磨刀石磨刀那么锋利,戳的你儿媳妇难受怎么受的了。
        这就是我替神所说的白虎,难怪你儿媳妇的腿病治疗不好,现在神给你弄清楚了,你回去找阴阳看个日子,把那磨刀石弄出来,腿病自然而然就会好了,折腾了将近个把小时,这场闹剧结束了,圆满地收场了,醋客和戚老太拉起了家常和琐事。
        按照戚老太吩咐的,醋客找阴阳看了个好日子,兴土动工,把院墙里的磨刀石弄了出来,这也是铁的事实,就是一块以前家里丢失不见的磨刀石,谁曾想打院墙时无意作为墙基石用了,把人害得没深没浅的,不管真假暂且不说,宁可信其有,只要治疗好儿媳妇的腿就行,醋客是这么想的。
        自从求神过了一个月之后,儿媳妇的腿也好了,到底神是真是假无处考证,反正就是奇迹出现了,医学上解决不了的问题,让戚老太撞大运蒙对了,迎刃而解驱除病魔,被传为佳话,戚老太家门庭若市,被村民们一次又一次的光顾着。
        由于如此轰动效应,柳家大庄的一户人家也慕名而来,他家掌柜的开拖拉机犁地,把拖拉机从坎边开下去了,人没有受任何伤,一点皮都没擦破,就是昏迷不醒的在炕上睡了几个月了,睡的一家人发愁,还要一个人专门观察伺候着,耽误了好多农活。
       吃药打针挂水的,大小医院都看过了,不见好转,只好来求戚老太,戚老太装神弄鬼了一番,给出的说法是,你家里埋了一个穿心箭,在偏房的角落里,时间很久了,那扎的人怎么受的了,得赶快找到解除,要不然会发生更怪更严重的事情(意思是死掌柜的)。
        戚老太故意买关子,制造让人紧张担心害怕的气氛,柳家庄的媳妇一听就着急心慌了,她是空着手来的,戚老太说我替神给你说一下,你的给神一些香火钱,二十四元钱月月红月月发加起来就大吉大利,你男人的病也就会好了,不出十天半月,就会和好人一样的。
        柳家庄的媳妇不敢怠慢,赶紧从怀里摸出了皱巴巴的二十五元钱,戚老太装腔作势地要给柳家庄的媳妇找一元钱,柳家庄的媳妇说姨不用找了,只要把我男人的病看好就行,戚老太不假思索地说,这个我蛮有把握的,我代表的是神,看个病算什么,小菜一碟。
        钱也到位了,戚老太心花怒放,开始吐露真言了,语重心长地说,你回家之后,把你家灶头打了重盘一下,因为你家灶头里有一把锅铲,是以前盘灶头的人置了一个害人的坏心眼,盘灶头的时候,你们给人家招待不周,喝的酒不好,吸的烟也不好,人家故意害你们的。
        柳家庄的媳妇回到家里以后,找阴阳看了一个合适的日子,请村里盘灶头的高手把灶头重新盘了一次,在拆除旧灶头的时候,果然发现有一把带木把的锅铲埋在里面,跟戚老太说的吻合,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戚老太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猜对了,还是蒙对了。
        旧灶头拆除了,把新灶头盘好,没过多久,男人的病好了,人苏醒了,下地干活,走村串户,一家人又欢声笑语了起来,怎么去看,这都是戚老太的功劳,又一次助推了戚老太的神气,戚老太飘飘然了,真的成了仙女,忽悠着乡里乡亲,没人怀疑。
        神婆戚老太,真的是神一样的传说,迷一样的存在,活跃在大山深处,穿梭在村里村外,有生存的土壤,有需求的市场,不管是真是假,你信或者不信,愚昧与科学发展观碰撞的时候,她钻着空子糊弄乡民,离奇着我们的生活,都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2018.11.16/20:11写于苏州

乡村趣事之三《阴阳先生》
作文:半个文人

       老阴阳死了多年了,没有人记得他的音容笑貌,多的都是他的传说,老阴阳是方圆十里八村吃十方的,在那饿死人的年代,老阴阳靠着他的艺道,吃香的喝辣的,从来没有亏过嘴,家人也得到了接济,比一般家庭日子过得幸福好多,都是人们羡慕的对象。
        牛县长升任县委书记时间不久,就调到省里当大官去了,人们从来不去羡慕牛县长的奋斗历程和工作能力,而是更多关注和宣传他家的祖坟墓地是老阴阳看得,而且牛县长的爷爷和奶奶是合葬,墓地面南背北,后面靠山是大山,前面大河是西汉水,大山大水即富贵,说的神乎其神。
        老阴阳行艺一辈子,所谓的成就让人渲染的深入人心,就算你不服气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甚至会遭到别人的白眼,牛县长也是逢年过节的都要去拜访老阴阳,这更抬高了老阴阳的身份,老百姓对老阴阳的信任更加的顶礼膜拜和虔诚的五体投地。
        让人怀疑质疑想不通的是,老阴阳为啥不给自己家里用好地方呢,让儿孙读大学有工作当大官不是更好吗,其实老阴阳家的后代都是特别朴实的农民,别说当大官了,就是连个工人都不出,民办教师都干不上,从老阴阳自家情况来看,似乎好像他真没有啥所谓的真本事。
        这么浅显的道理,稍微用脑子一想,就会知道正确的答案,可是人们却心甘情愿装糊涂,无中生有的曲解的去相信老阴阳的本事,而且是相信深信了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了,一直在信,延续的信,植根于西和大地,扎根于西和大地,有需求有市场。
        老阴阳虽然早已死了,但是他的艺道没有中断,他带领的十几个徒弟,仍然再为村民服务着,无论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用的着他们,有的人就连出门去打工都的找他们看个日子,好日子出行图个平安,也希望能挣到钱,阴阳的存在,与村民们息息相关。
        谁家盖个新房,谁家定块墓地,这都要看日子选地方,谁家盘炕盘灶头,谁家新房乔迁,都得看日子,谁家孩子相个亲订婚结婚,都的看日子盘八字看配不配合不合,安个土送个冲气啥的,总之来说,日常生活中,用的着阴阳的地方很多很多。
        在老阴阳的一帮学徒里,二徒弟出脱得到了真传,现在最吃的开,大多数人家都用他,出脱没架子,好伺候,不管到谁家行艺,饭菜好坏只要一端上桌,从来不挑食,烟酒茶好坏都用,不说长短,给钱多少都会给主人家回留一些,村民都说他心不重,行的是艺道。
        出脱十几岁的时候就跟上老阴阳学艺了,不念书没事干,就的想条出路,在父母的安排下,跟随老阴阳开始吃十方了,谁家过个事情,他都跟着老阴阳,干些打杂的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性格好脾气好,从来不抱怨,从来没有怨言,做事认真,是一个踏实的人。
        在众多徒弟里面,老阴阳对比一看,出脱人缘好,和啥人都能接触打交道,是一个可塑之才,重点培养对象,因为老阴阳深知,阴阳虽然带点迷信色彩,但也是服务行业,做服务行业,就的出脱这样的人来干,因为他敬业,做事认真,谝传都没有废话。
        受到老阴阳的器重和偏爱,出脱跟随老阴阳行艺几十年,对于阴阳行艺的各个环节,出脱了如指掌,技艺娴熟,随口而出,信手拈来,每一次都给人家做的特别完美圆满,所以受人尊重受人爱戴,到谁家去都是桌上桌下,吃香喝辣。
        得到了老阴阳的真传,出脱的阴阳技艺已炉火纯青,好多人都是慕名而来,或者是亲戚介绍的,有的是熟人或者亲朋推荐的,出脱家是门庭若市,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光给来拜访的客人管饭,就的要一个特别攒劲的女人来对付,出脱的大儿媳做到了。
       老阴阳的艺道被出脱传承发扬光大了,虽然没有当干部那么风光高大上,但也不失是一条好的生财之道,挣的钱和得到的好处并不比一个当干部的差多少,所以出脱家里殷实,盖的四合院,日子过得比其他人家要幸福好多,不愁吃不愁穿,没有几人能和他家相比。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也想不到的是,出脱家攒劲儿媳妇喝农药死了,原因不明没有人敢问,本来是件悲伤的事情,可惜人们却不管那么多,怀疑起出脱怎么给自己家里用阴阳的技艺安顿的一切,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不可思议,不得不质疑。
        还好,出脱家的孙女考上了大学,儿媳妇喝农药死的事就被冲喜,消除了人们的疑虑,人们开始又说好听得了,哎呀人家出脱到底是有本事的人,你看看咱们这方圆几十里,男的都没有几个考上大学的,出脱家的孙女考上大学了,人家真的有真本事呢。
        出脱做好阴阳的同时,还给别人家写对联,无论过年写春联,还是人家娶亲盖房写对联,他都乐于奉献,因为他写的一手好毛笔字,出脱对孙子孙女也是教育有方,管教特别严格,孩子们放学回家,就教他们练习毛笔字,写作业,所以孙女考上大学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出脱老了,手脚不灵便了,有时候别人找他写对联,他都让孙女代劳,孙女写的也是龙飞凤舞,字迹娟秀,刚劲有力,当别人夸奖的时候,也是出脱最得意的时候,因为他知道,孙女比他有出息,他是混饭吃的端的是土饭碗,孙女端的是让人羡慕的铁饭碗。
        出脱一生也算功德圆满了,但他最成功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杨山村的杨八娃弟兄八个,他是老二,家里穷,盖不起房子,吃喝都没着落,别说找媳妇了,整天无精打采的在村子里闲逛,夏天找树荫下纳凉,冬天找避风处晒太阳,谁看见杨二娃都替他发愁。
        出脱去杨山村行艺,在亲戚家里看到了串门的愁眉苦脸的杨二娃,亲戚说了杨二娃的家里情况,出脱出于对杨二娃同情和热心肠,去杨二娃家里看了一下,问了一下具体情况,房前屋后门里门外都看了一遍,然后去二娃家坟地看了一下。
        杨二娃大哥已经做上门女婿去了,轮到给杨二娃说媳妇了,父母都快愁死了,急的心里火烧火燎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出脱根据自己所学的经验和所掌握的情况,给杨家指点迷津说,你家碾麦场边上的那块自留地,你们盖房子住上人,肯定是块好地方,出人才呢。
        杨父没有信心的说,那有钱盖房啊,这么多孩子,连肚子都吃不饱,出脱接着说,你们哪怕在那里搭个棚子应个时,占个地方,以后绝对会好起来的,听了出脱说的,杨家也是没有办法的唯一办法,只好照做,砍了几颗树,打了几板土墙,临时搭建了一个简易房子。
       得到高人出脱的点拨,杨家慢慢好转了,尤其杨二娃搬到所谓的新房子里住了以后,免费媳妇也娶上了,媳妇虽然不识字,但勤劳能吃苦,干活利索,种地粮食丰收,喂养鸡成群,喂养猪出笼,日子也有起色了,再也不愁吃穿了,人们都说这是出脱的功劳。
        杨二娃命也好,生了五个孩子,四个女孩一个儿子,通常是大孩子的衣服小孩子接着穿,日子艰难地过着,夫妻俩常年奔波着,日夜操劳着,除了种地外,轮换着出去打工挣钱,累死累活的,都坚持让儿女们读书,从来没有闲下来过。
        儿女们也都非常争气,一个个的都考上了大学,找亲戚借钱,找朋友们拉账,办助学贷款,把儿女们送进了学校,村民们笑话杨二娃说,他不该老天爷的,想着就头大,欠别人那么多钱,啥时候才能还上还清,杨二娃却意里没来,拼命地奋斗着,争气的儿女就是动力。
        杨二娃大的三个孩子已经上班了,干着体面的工作,还有两个孩子还在上学,夫妻两个更忙了,别人都都在闲着谝传的时候,他们俩个去野坡里采挖药材去了,因为他们懂得,一切都是奋斗得来的,大风是不会给你吹来的,汗水从额头点下来的时候,点缀着他家的所有希望。
        出脱七十多岁了,也是老阴阳了,一生的成就,一生的传奇,就是给杨二娃家指点迷津,杨二娃家家发人发财发,改变了一穷二白的面貌,让他名声大噪,让他名声远扬,成就了出脱,也成就了杨二娃,传为一段佳话,让人们津津乐道,乐于传诵。
        阴阳所做的事情,是一份古老的职业,至少以现在的科学,没法准确解释,真假难辨,或许是巧合,但是好多时候,是善意之举,对人们生活有所帮助的,你信或不信,它都在那里,尤其在西和,这份职业还在传承,还在继续,继续为人们服务,继续服务于大众。

2018.11.28/19:57写于苏州                                                                                                      

签到天数: 1 天

[LV.1]托儿所

发表于 2020-6-16 17: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感谢楼主无私分享与辛苦付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6 21: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kwcha333 发表于 2020-6-16 17:23
好文章,感谢楼主无私分享与辛苦付出

谢谢你夸奖,我真的特别讨厌搞迷信的那些头脑灵活好吃懒做的人!!9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