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每日签到| 邀请码|

成州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 裴公湖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 天

[LV.1]托儿所

发表于 2021-4-20 13:44:55 手机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裴公湖
     山水之间,千年古城。同谷八景无不体现着地域秀美的文化遗产。个性突出的南北风貌中融合了诸多特色鲜明的风土人情。“城”便被袒护在这美丽的一块小盆地中。
       有人用心打造着城,改变着城。这是从无法记载的历史时期就开始的创建,时至今日依然如此进行。不得不说我也从偏远乡村被历史带入这段精彩瞬间,作为过客。如果追溯历史,我的先人搞不好最初是由城中因为什么而逃走于偏远地带。这种可能性还是相当得大。是因为什么呢?就好比现在我又要背井离乡的一路追逐着远方而把妻儿都寄居到这城中。虽然有了可遮风避雨的房子,可是却少了某种温暖去依靠。
       每每回城,带着孩子也无处可去。幸好城西有座叫紫金山的小山,下有一汪湖水,俗称“莲花池”。莲花池是人们对它最顺口的称呼,感觉最形象自然,似乎再直白亲切不过。
      过去我们乡村里几乎每个村庄都有一个不同大小的水坑,习惯叫“涝池”。看上去绿油油一潭死水。人们的生活污水也都相继排入,牲畜门渴了饮水,天热了就扑进去打滚,折腾累就躺边上睡觉。猪脸的皱纹都被泥巴填满。现在看到动物世界里面非洲大草原上干旱逼迫着角马和鳄鱼在水塘中你死我活的时候,我就想起过去村里火热的涝池。越是都去抢着挤,这水就越旺,人们还可以用木桶打回来浇个菜园子。火烧眉毛的关键时刻还能急急忙忙舀几瓢扑灭火灾。遇上下雨村里流不急的水就都被涝池接纳,雨水从各个巷子路口流出来,汇入涝池。夜晚即使有人倒过尿盆,白天沉淀后,谁爱干什么都可以。还长着藕,到了盛夏几片荷叶就把涝池装扮的焕然一新。月光起来了,照得水面和天空一样湛蓝。青蛙呱呱地呼朋唤友,悄悄拿弹弓手电筒,去涝池打青蛙。去打扰涝池的荷塘月色。干旱时,眼看着马上见底了,一场雨就又让涝池微波再起。这便是过去落后年代里村庄最完整的供水防洪体系吧!
      这紫金山下的莲花池,不知是不是城里最低洼的地方。它同样汇聚了街上流过来的雨水,最低的地方营养就最丰富。种上藕,就成了生机勃勃的荷塘,开出洁白的白莲花。据记载:“莲花池最初修建于唐代”,现在多么庆幸的是还能在这小城感受如此灵气的历史气息。还不得不感谢唐代的裴公和所带领着修建莲花池的民众。一个有眼光的山西官员,心怀同谷百姓。从生活生产方面解决当时生活问题,造福于人。时至今天还在为一方百姓所受益,这是多么的美好。试想当年要耗费多少人力,几经周折为几千年后的我们留下一个完美的城市中心。这一息大唐遗风风水灵气的延续,让城市的繁华由此向周围发展。小小莲花池,沉淀着小城往事,也映着人间烟火。一天天见证着历史在此地的轮番变迁。无论风雨山河,还是辉煌荣耀,都已在今天无迹可寻,唯独这一湖碧水和他掌上明珠般的莲花,仍然随四季起起落落。疑惑这碧绿和洁白是否和千年之前同根同源?但愿如我所想吧!如果池水是城市的血液,那么荷花就是这水所滋养的精华。即使曾经干涸或淹没过,湖水中的种子是唐代的、鬼见愁、浮萍等、都是唐代的;蜉蝣、蜻蜓、一粒微小的水蚤、他们都从唐代把子孙后辈的基因传播至今。应该还有后面宋、元、明、清等更多的传说和神韵风采。他们的生命根基无不归于湖水和淤泥这个大家族的保护,历经岁月劫难,仍旧在此栖身安居。我们还不是曾经也寻求着山水的养护而不再流落四方。人爱自然,山水就养人。一路陪伴小城,这才是真正意义上小城文明的发源地。这文化命脉彷佛比现在的钢筋混凝土工程还要经得起时间对他的伤害与检验,多么希望有人能以此为鉴,参照这千年古县遗存下来的微弱光芒。让我在这里可以自豪地感受着一个繁华时代的再次重演。
       莲花池近代较为完善的修建在一九七八年,改革开放,全面发展。好多莲花池怀旧的照片后面的亭子阁楼都应该是近代重建。我们小时候照片中的莲花池,看到的就是现在保存的基本模样。母亲因病治疗期间,我就跑出病房在莲花池边游玩。那时候柳树还碗口粗,镂空的青砖围墙上蹲着一圈钓鱼人。刚好遇到一个哥哥的战友,他们越战结束那一年复员回家的,回来在矿山到过我家。他给了我一个竹棍鱼竿,他每天来莲花池钓鱼,打发一个八十年代末青年的寂寞。我也每天跑出病房去拿着竹棍和他钓鱼,享受着快乐童年,不知道替母亲的病担忧,也看不懂复员军人眼中的顾虑。
       二十几年过去了,每去城里路过或着看到莲花池,就会想起些过往。前几年好像清淤泥,翻新门楼。我傍晚赶到城里,约上童年的伙伴,一起悄悄去莲花池晚上钓鱼。去体会到童年的乐趣。夏天热,夜里有好多不愿回家的老人靠着围栏聊天。我们准备好还没下杆,一个老者就说“钓个撒,水都没”。等打开手电一看,还真如此,勉勉强强没过脚面的水吧。可能是清淤让水位下降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去过,只是心里常常想着,希望莲花池不要缩小,不要被占用。可笑到我一个乡下人去想城里人的事,就好像庄稼汉关心国际新闻一样。担忧的局势并不能提高粮食的产量。
       今年三月,气温出奇的高,城里的春天比山区还早。才记起有空去看看城里的房子,久了都忘了去收拾一下。孩子要去书店,就在莲花池旁边。温暖的阳光照着,感觉往年四月一般柔情蜜意。广场上人们悠闲地散步静坐,莲花池的柳也垂下了丝。春节的气息未尽,更显祥和。大孩子呆书店,小孩子在广场玩,交给妻照管,我则去莲花池看看。
       “裴公湖”,多么耀眼的已跃然门楼之上。饱满雄浑,又感觉清瘦的悲壮而诗意。我猜测书法家也不知道裴公是什么样子,所以把最美的推测都赋予这位先贤。太美了!感觉这是冥冥之中不可替代的天意。那么的坦然率性,山水之城,千年古县,这才是该具备的尊容。进门红梅含笑,柳如轻烟渺渺。只是曾经的方砖围栏已经被齐腰的花岗岩石材替代,以防游人近水。有钓翁吃力地趴在石栏上垂纶,姿势别扭。有人愿意亲近,湖水也就活泛,这是爱。陇南九县,那个湖泊还不是近代的水坝或堰塞演化而来,尚存历史文脉的可能只有这古城“裴公”了。“裴公”,这才是名符其实的老者,一个老者最受人崇拜尊敬的就是他的所作所为和他所历经的时间。和众生平起平坐,留给我们一个慈眉善目的和蔼的“湖”一个盛世平静的“湖”。走进去,坐下来。现代化高楼阻挡着幽幽南山,汽车扬起的尘埃也阻隔在湖外。湖水荡漾,游鱼追逐。看一株柳,吸一口气,再感受一下春天随波而起的微风,这是多么奢侈而惬意。此番情景,让人不免遥想古人三月水边散步玩耍的美好时光。人们时常把湖水比作眼睛,裴公湖的水虽然沧桑了许多,可是却用几千年的诚意和我们如此相望。相信每一个古城人到此,陌生熟悉在这里都会看到善意的微笑一样,繁华的风光容易导致过度造作,厚重的地气更见可贵。每一代人难道没有义务用感恩的心去维护传承他的苦心和美意吗?
      

签到天数: 25 天

[LV.4]小学生

发表于 2021-6-28 12:4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317 天

[LV.8]本科生

发表于 2021-7-2 22:41:53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177 天

[LV.Master]

发表于 2021-7-10 11: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文!但愿成县的莲花池能恢复昔日的秀美,满池的莲蓬和荷花把成县装点得美丽又有灵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687 天

[LV.Master]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