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每日签到| 邀请码|

成州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 秋天的狗尾巴草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 天

[LV.1]托儿所

发表于 2022-10-10 17:25:17 手机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秋天的狗尾巴草(一)
      曾无数次描述身边那些花草树木,还有和它们相处时的浅淡回忆。人和人也常有措不及防的分离,不时让我难过很久,何况它们!草木只是一些植物,却总与我息息相关。
       从未远离大山,习惯和山野对话、去听悬崖给我的回音;也去和一些熟悉的,陌生的物种做朋友。刚到这里的时候,感觉自己就是这野地上的一棵小草。从此,要在这片地里找个空隙谋一丝阳光,来完成一个脆弱生命在四季轮回中的意义。有了对它们含糊的猜想,便有心多去看看,日后好相互关照。将来再离别的时候,我的伙伴仍然就是一些平凡到不知名的小草,迎风初长,随风而舞,再被风散去。
       今年大旱,我担心有的草熬不过去。虽然没有被彻底干死,可是却矮了许多,像在成长阶段亏欠了营养的孩子,往后很难赶上。因此低矮到贴着泥土,保存最后的生机。
        现实我是非常讨厌那些草的,一年中不停打理,营造草坪模样。只有季节转换和再次离别相聚的日子才会想起,去找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它们不拒绝任何一个弱者,也不担心另类眼光的看法。强大者的欺凌,卑微者的同命相连,都在这里出现,最终各归其位。有多少人很深情的俯视过大地上的它们呢?
       当专注于去寻找眼前的这片草地时,我看到秋风在旷野里无聊的打转,有些失魂落魄,有些莫名的烦躁。这是季节静止的前兆,我害怕秋风,他起来的时候,日子就渐短。人啊!也该又走了。担心哪天这片地里又被清理了似的没了熟悉的印记,唯余耳畔呼啸的风滚滚而来。
        在冷意初来的黄昏,我看到了一堆密集的狗尾巴草,难以预料的高出许多,毛茸茸的随风摇摆着。就和我隔条小路,出出进进老打个照面。长的相依紧密又不缠绵,每一支都仿佛是一个精致优雅的天使。当晚夕给她们镀上金属光芒的色泽的时候,一切都显的那么欢快。我喜欢这充满生命气息的氛围,让这个中秋的黄昏顿时变得有了暖意。我也大为惊喜,有种又觅到知己的感觉。因此便会忘记自己年岁,又为一片土地上再不能平凡的草而思绪万千。赞美毫无意义,怜惜发自内心。我们都是匆匆过往,甚至终日视而不见。而在这一刻却为何如此情愿留意这眼前的风景,这一片冒然闯入的狗尾巴草。
      孩子每天会在操场周围的跑道上去扎一小撮狗尾巴草,举着跑,我在后面追逐。让我时常把她们都幻化成孩子,都在成长,都有梦想。
      这里的草太杂了,如期清除的时候都很困难。在我的镰刀之下,我认识尖草、蒿草、金佛草;还有车前、地丁、千里光,以及野菊花和其他的藤类。而今年雨少到尽然这些都没有以往那么繁茂,就把空地让给狗尾巴草了。所以在秋天才发现为什么会出现这么漂亮的草坪,看上去自然不过。特别是黄昏夕阳落上去的时候,感觉就是一大片金色的精灵。他们柔弱、灵动、像绽放着的靓丽青春、却又这般无华平淡。有时候“美”并不需要多少色彩,清新淡雅的气质更让人着迷。
       一种声音听久了耳朵会疲乏,我就去走过距离门口几米宽的路,到草坪边蹲一会儿。身旁唯有一片狗尾巴草,便窸窸窣窣的都围了过来。好像童年时代我收养的小土狗又回到身边的感觉,土黄的头脑,毛茸茸的,暖烘烘的,摸过去那么的稚嫩。小狗娃子们和孩子总喜欢挤在大人的身边,是因为我们喜欢他。如果不曾去爱过他们,是体会不到这样的感觉的。即便发呆一样的蹲在路沿上,我也能感觉到他们在我身边。一个成年人和事物的距离往往被理性支配,这一方面我时常放纵一把,变得不可理喻,有点自私。可又想,这心境真的是澄澈豁达的。只要不过分的强求干扰不属于我的事物,甚至去沾惹一些麻烦事情,都是正确的。特别是夕阳被尖山顶遮住一半的时刻,这些摇摇晃晃的狗尾巴草就开始跃动,摇啊摇的。呼啦啦朝一个方向随风弯下去,一会儿又去另一边,之后被梳理了一样有模有样的立起来。炫耀都那么俏皮可爱,还真有点儿不卑不亢的犟劲。我就喜欢这样的率性,起码是没有拘束和压抑的别扭。这世上让人不适的情况太多了,多得把许多本该美好的事儿都成了偷偷摸摸的感觉。我知道世事无常,有诸多难以克服的外力。又能怎样!当不明白到底该怎样的时候,就接受自然的发生和自然的结束吧!没有比这更好的因果了。
     有几天离去的时间,等我回来的时已是深秋初冬时节。雨多、事多。风雨凉透了,落叶仓惶凌乱,有点让人打颤。
     去看看那块草地吧!还有我的狗尾巴草。走得那么近,却有种放眼远方的味道。每当从急促紧绷的状态中回到释然明朗时,我该怎样感叹一下这天地的用意呢?我的那些狗尾巴草们不见了,具体点是从前的感觉荡然无存。我疲乏的眼睛和耳朵里面接收的都是难以言述的刺痛,让我备感厌恶我这种念旧的怪癖。为什么就不能接受一个全新的视野呢?其实什么都没变,路还是路、草坪还是草坪。回头看,房子还是房子,都在。可我还是觉得一切都不再是从前了,明显感到几分抗拒。难道还有其他的假设!我在那熟悉的路沿上蹲了很久。我的狗尾巴草呢?被密密麻麻的其他草盖的了无痕迹,看上去就如同曾经没有过一样。这也许就是生命中的“死亡”,属于永久的失去。
     我曾经在一个山坡上值守了四年,那里纯属荒野,天高云淡,山大谷深。山坡下机器轰鸣,山上寂静无声。每天都有年轻的姑娘和我一起值守,她们个个美丽的如山上三月的桃花。我一直惦记走的时候挖棵酸枣树苗子,都急匆匆没来得及就撤了。而今又和狗尾巴草做了一回伴侣,只是与你我之间一场短暂的停留吧!可还是有说不出的感觉。也许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急急匆匆,相见便注定了一场了断!
      弘一大师在辞别的时候,只是说了句“走吧”,就再也没有回头。
      的确是深秋了,分离的太多。若说无情,怎么会又如此伤心。我从不会装,只好随心去看看。时间是越来越快了,未见夕阳就已暮色朦胧,秋风也冷的让人加上外衣,不得不相信,一切都在变。在路沿上蹲了会,又在门口搬个小凳,眼巴巴看着,坐了许久。感觉门口还是门口,草坪仍在,只是再也没有了那份期待和特定时间的美好。寒凉让人想起该回屋里了,才觉得腿已失去知觉,进门就扶着桌子。忍不住一声叹息,当要给自己打起精神要忘记所有一样笑一下时,又一声叹息。是不是也该来一句“走吧”!
        我喜欢在闭目思考或者放下一切安慰自己入睡时想一些无关痛痒的事儿,但必须是纯净到毫无意义,比如行云、流水等,散漫无边的与世界没一点牵扯。如今心中又多了一片秋天的狗尾巴草,她们带着明亮的光芒在黄昏里摇摆,游离、幻化、隐约而迷离。
                            二零二二年 寒露
      
        
        
      
      

签到天数: 1941 天

[LV.Master]

发表于 2022-11-17 10: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